唐以后,中国步入了又一个混乱的五代十国时期。这个时期很短;只有53年。这样的政治背境使铜镜铸作较粗,但很有特点,它在精致如唐镜和实用如宋镜之间完成了一次大的转换,是一个重要过渡,因此有必要专列叙述。因为五代铜镜既有别于唐镜,也有别于宋镜;既是晚唐铜镜的继续,也开创了宋镜的先河。

值得关注并有趣的是,五代时官家铜镜作坊开创了鲜明的商品广告宣传。有广告韵味的镜铭始于汉,但仅有一姓氏,如“尚方作镜真大巧”、“张氏为镜大无伤”,如此而已。

唐镜从无广告铭文。但至五代后期,位于都城江宁铸作的铜镜,以非常稚拙的文字即兴写着:“省都铜坊、官、匠人××。”现已发现的这种镜铭至少已有20多种,各镜铭文的区别只在于“匠人”名字不同,他们是王典、倪诚、房宗、李成、蒯受等。其中“匠人倪诚”铭镜发现于连云港南唐墓,葬于南唐保大四年,即公元946年。确证这类铜镜流行于五代。

铭文“官”是官作,“都”是在京,“省”为铜坊隶属之部门称谓。这类铜镜铜质优良,镜体特薄,铭文朴实,即兴直书,广告气息布满镜面,商品意识已没有遏制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这一镜种开创了宋代以后商铭镜的先河。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