翠平陪着站长太太坐在汽车后座,紧紧盯着站长坐的那辆车,开往马奎家里,站长太太知道马奎被抓后,只有马太太一个人在家,有什么事情不能公开说呢,非得找到家里去?

她们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站长从里面出来了。她就以为站长和马太太有,就拉着翠平一起,冲了进去。

结果翠平发现了“洪秘书躲在柜子里,衣服一角露了出来”她打开柜子,发现了洪秘书,但是什么也没说。

马太太这个人有点儿“装”,觉得自己来自大城市,也不把站长太太放在眼里,怎么着人家老公也是管着你家男人的。她不巴结不说,还满满的自豪感。

翠平就不一样。她从乡下来,一身土气。但是她最大的有点儿是她很实诚啊!看起来懵懂无知。尤其是马太太还经常笑话她。这就更惹得站长太太生气了。

站长太太对翠平好的另一个原因是余则成能干,帮站长弄了不少钱。就穆家的酒厂、古董,都是余则成想办法帮他弄到手的。

最重要的是,一次戴笠到天津站视察,主要关注两个问题,贪污和纳妾。这两件事吴站长一直在做。一是贪污,二是常常逼着余则成纳穆晚秋为妾。

余则成说“效忠,首先要效忠长官”。他没有告发站长。所以他们夫妻都喜欢他。

爱屋及乌,也对翠平有好感,再说翠平看起来没啥心眼儿,也没见过世面,自然不会坏事儿。

人的本性里,都有同情弱者的一面。所以,翠平容易赢得好感。人性里又有好为人师的一面,所以站长太太愿意带着翠平做头发,教会她打麻将,穿旗袍,让她变得时尚,迎合潮流。

更大的隐秘是,翠平也愿意和站长太太接近,随便的言谈中,就能得到一些信息。这更有助于余则成得到一些情报。

她也的确帮助翠平,帮她想办法把他们手里的古画变成“小黄鱼”,那个战争年代,那是最好用的金钱。

她们开车到了门口,看到站长转身进去了。说实话,马太太毕竟是上海人,长得有几分姿色,又会打扮。和翠平比起来,她说话是吴侬软语,自然会讨男人欢心。

都是在后宅里讨生活的女人,自己没有赚钱的能力,站长太太自然很明白男人的心思,恐怕见了美女都要多看几眼吧?

马太太显然不是什么好女人。当着陆太太和另外两个,经常直白地说“性”。还说很美。

站长太太在门口守了半个小时,看到站长出来了。然后她和翠平就进去了,她一巴掌打了马太太,还大骂她。翠平也追着打了马太太。这事,被站长和余则成知道后,狠狠骂了她们!

洪秘书也是站里的工作人员,他倒是先下手为强。很可能是听说马奎是gon党,然后就更胆子大了,不用顾及什么!

曾经站长出差的时候,马奎弄了酒菜和洪秘书喝酒,最后把他灌醉了,还说“你该成个家呀!”洪秘书睡了过去。

等到他们几个人都被要求在站里不准出去的时候,翠平用手从麻将桌上拿到了一张牌“红中”递给了余则成。

接着打电话过来叫洪秘书进来。洪秘书心里有鬼,告诉了余则成他在衣柜里听到的事情,还表明自己和马太太是真爱。而且马奎在的时候,他们就好上了。

这一次,余则成成功把消息传给翠平,就是得益于她发现了洪秘书和马太太的。

这一次,翠平虽然不认识字,但她知道麻将牌的“红中”,她是越来越聪明了。她一直在成长。

标签: